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老祝妈 >

伤感恋情

时间:2021-10-06来源:大陆碰撞网

  (一)
  
  晓丽像锅中的烙饼翻来覆去,怎么也不能入睡。墙上的时钟“滴嗒滴嗒”不耐烦地驱逐时针,让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着。在朦胧中,她自己也不知道,到底从几点钟开始,查听报时的钟声。窗外的朦朦细雨如烟似雾,无声地飘洒在这花园小区里,飘洒在她那疼痛的心口上。晓丽盼望着丈夫的归来,同时,更怕丈夫——金龙又是那样醉醺醺地回来,对家里的一切不闻不问。这段日子里,晓丽心里总是预感着狂风暴雨的来临,把世界洗去一空。她无数次的从一数到百,还是睡不着,心像刀割似的难受。晓丽无法继续忍受这种折磨,轻轻地走出门,伫立在夜雨中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恨不得把整个世界的新鲜空气都要吸掉,来压住马上要蹦出来的心脏。
  
  风夹着细雨,好像在寻找着什么,东一摇西一摆地来回飘浮着。雨下的很小,很细。扑到等待丈夫归来的晓丽身上。不知不觉,她感到一股寒意,全身产生出一股自冷,身体不由自主的颤动了一下,有一股酸溜溜的东西从脚底直通心脏又冲向后脑。手里紧握着的雨伞并没有打开。任凭细雨淋湿着她身心。雨丝像个醉酒的人,惬意的继续飘舞着。根本就不去想她内心的疼痛和感受,像盐水一般洒在她的伤口上……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一个世纪吧!一道朦胧的光线,把夜雨分成道路的两半。那不是雨中的闪电,是希望的光明。这希望的光明照亮了晓丽冰冷的心。晓丽可以感觉到自己的丈夫回来了,不管怎么样,金龙心中还是有这个家,没有在外面过夜。与那些三天两头不回家在外面“鬼混”的比,多么的幸运!……出租车停下来,晓丽赶忙打开雨伞走过去打开车门,好让丈夫下车淋不到雨。出租车司机用羡慕的目光瞧了瞧他们,又笑了一笑,调车急驶而去。车不一会儿就消失在夜雨中,把那道给她带来希望与光明的光线一起吞没了。金龙有点惊吓,以为自己在醉意里的幻觉,或看到了所谓的“幽灵”。是的,这段期间金龙自己也感觉属实对妻子做的有点过份。金龙定神一望,眼前实实在在的站着一个人,妻子打着雨伞站在身边。深更半夜在雨中等待着他的归来,多么感人的一幕啊!但金龙只是用可怜的目光瞟了晓丽一眼,并没有和她说一句话,也没和她一起打着雨伞,自己抱着个脑袋小跑地跑进楼道里。他一点也不考虑妻子的感受。晓丽的痴情,金龙不仅没有感动。反而责怪她为什么对他那样好?但自己也说不清到底需要怎样的一个女人?怎样的一种关怀?
  
  金龙急速地轻轻地往楼上走去,突然在后面“哐啷”一声响起,整个楼道里光明一片。所有的感应灯全部亮起来了,晓丽是怕光滑的大理石楼梯会让丈夫在黑暗里滑倒。特意用雨伞打了一下不锈钢楼梯扶手。声音特别脆响。楼道上的感应灯“唰”地瞬间亮了起来,照亮了丈夫的路。但金龙回过头去,反而恶狠狠的瞪了晓丽一眼。好像是责怪这么晚还打搅楼上楼下的邻居休息。由于金龙瞪了她一眼,晓丽有所惊吓,一不小心反而自己滑倒,膝盖骨正好碰在楼道上的理石,“啊”的一声跪坐在地上动弹不得。金龙看在眼里,走动的脚步停了瞬间。晓丽跪坐在地上,丈夫回头望着她脚步停下来的瞬间,一颗流星划过晓丽的眼前,好像丈夫急驶跑下来,扶抱着她,安抚她的伤口,抱着她上楼。是的,这时的她是多么渴望与渴盼丈夫的爱抚与温暖的怀抱!晓丽紧闭着双眼,等待着丈夫的关怀。但那颗流星带着晓丽的失望从身边滑过,便消失到外面的黑暗中。楼道里只听见丈夫上楼的脚步声。那嘀嗒嘀嗒的脚步声,好像是嘲笑着晓丽“真是没用,真是愚痴……”晓丽的心碎了。她不知道跪在那里多久,整个楼道又变成了一片黑暗。晓丽勉强站起来,双手紧握着扶手,强忍着伤口的痛,艰难地一步一步往上爬去。但晓丽没有像刚才似地打响楼梯扶手,用光明照亮自己艰难的路,在黑暗中走去。晓丽怕那样做影响他人,丈夫更加埋怨自己的……她一点也不希望给丈夫增加对她的“失望”,哪怕是一点点……
  
  “爸爸……爸爸……爸爸回来了!”孩子听到用钥匙开门的声音和“哐当”的关门声,用双手揉着没有睡醒的双眼,在卧室里晃晃悠悠地跑出来迎接金龙。几乎每次下班回家,不管多晚,孩子总是用这种方式迎接他。金龙也无法理解,到底是一种什么力量与魔力,促使孩子能这样做。难道这就是血肉相通的亲情魔力吗?每当这时,金龙总是感到一股暖流涌进心来,心里是那样的幸福,那样的甜蜜,一切疲惫与不快都烟消云散。也感到做父亲的自豪。每当这时,金龙赶忙跑过去,紧紧地把孩子抱在怀里,亲个够,孩子玩耍一阵后在他的怀里甜甜入睡。这些情景,晓丽看在眼里,父女俩那样亲近,都感觉到有所“吃醋”。孩子几乎天天和她在一起,孩子还是更喜欢自己的父亲,和他更亲近。甚至哭叫时也不喊“妈妈”而是叫着“爸爸”。但今天金龙并不像往日那样抱着她、亲吻她。只是勉强地用手轻轻地揉揉孩子的头发,示意着让她回卧室里睡觉。自己却走进书房翻起书来了。
  
  “爸爸……我要睡觉……”
  
  “你自己先睡吧!爸爸有点事要做!”金龙有点不耐烦,态度有点生硬。
  
  “不,不吗!我要和爸爸一起睡。我要爸爸哄我睡……”天真的孩子,哪里知道大人们的烦躁与心事重重?还是像平日那样娇气地扯着他的袖口撒着娇。
  
  “我让你回屋睡,你就回屋睡!别烦我了好不好!”金龙大声地喊着,把孩子吓坏了,金龙从来在孩子面前没这济南去哪家癫痫医院好样厉害过。也从来没发过这么大的火。意外的举动把孩子惊吓的发愣。紧接着“哇”的一声哭起来。跑到刚进屋站在门口的母亲的身边,把小小的脑袋深深地埋进母亲怀抱里。
  
  “妈妈,爸爸骂我……”
  
  “好了,好了,别哭,爸爸今天身体不舒服,不要去打扰他了,我们睡觉。今天妈妈哄你睡觉好不好?”“不……不……我要爸爸哄我睡,爸爸哄我睡嘛……”
  
  “你又不听话了,快睡觉去!”晓丽不知是什么原因就打了一巴掌孩子的屁股,母女搂抱在一起哭泣起来。
  
  “妈妈……妈妈……你别哭,我听话,我睡觉……”孩子用纤细的手给母亲擦着泪。
  
  “好,不哭,不哭,我们不哭,乖孩子,我们睡觉,妈妈抱你睡觉!别影响爸爸的工作!”晓丽紧紧地抱着孩子,抚摸着她的头发,又是轻轻地拍着孩子的后背,嘴里哼着听不懂的小曲儿,哄孩子睡觉。必竟孩子是天真的,不一会儿就睡着了。但晓丽还是不停地拍着孩子的后背,继续哄着睡觉。是没发现孩子睡着了吗?还是生怕她睡的不深怕醒过来呢?自己也不知道。一股酸溜溜的东西重新从内心深处翻滚出来,在喉咙里卡住了。吐也吐不得,咽也咽不下去,使她心里烦闷,差点喘不过气来。促使变成一股滚烫的液体在眼眶里回旋了几圈,终于打破防线,淋湿了孩子的头发。晓丽还是翻来覆去,不能入睡,深受创痛,满怀绝望考虑该怎么办?她真的不敢相信丈夫会变成这个样子,对她怎么样,她都无所为,但那样疼爱的孩子都要这样无情地对待,怎么也理解不了。人怎么能一下子,变成这个样子呢?他变的那样无情无义,那样可怕!
  
  那样温暖熟悉的家,此时感到那样的陌生。也许根本就不应该住在这么“温馨”、这么漂亮,像童话般可爱的房子里。如果还是住在从前那所简陋的房子里,过着平平淡淡的日子,这个家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在那艰苦的日子里,为了生存,两个人艰辛地挣点钱,养家糊口,那时家里是那样的和睦。虽然金龙的天性专横、任意妄为一点,但还是很关心这个家的。金龙现在这个变化,晓丽是通通归罪于生活条件的宽裕之上。晓丽用被子捂着头,不想看到这华丽的房子里的一切,心头漾起一种无法用语言所表达出来的失落感。如果有那么一天真的失去他,这个家会变成什么样子,她怎么能活下去?因为在晓丽的生活中他和这个家就是生命的全部!晓丽禁不住打了个冷颤。


  
  晓丽昏昏沉沉地爬起来,走进书房。晓丽知道丈夫最烦自己看书或写东西时有人来打扰他。如果这时她进去,他会很生气的,特别在这种情绪低落时,会更生气,也许会发火。但晓丽顾不得这些了,有一股力量推动她这样做。晓丽要分担丈夫的烦恼。走进书房,只见丈夫合衣斜躺在椅子上双目紧闭。像沉思,也像睡着了。书桌上一片片稿纸杂乱无章地四处放着。晓丽很想拿起来看一看,里面到底写了些什么东西?她感到特别好奇,丈夫不写东西也快十多年了,现在为什么突然又拣起来。开始写东西了呢?工作那么烦重,他有这个精力吗?他这样会搞垮自己的。晓丽把一张一张散落的稿子拣起来,细心整理了一遍,但还是没有看内容。怕丈夫知道了会生气。只是看到《伤感恋情》四个字样。她走近丈夫身边,把台灯的光亮,放暗一点,用自己的外套披在丈夫的身前。自己却两腿跪在地上,双手抱着丈夫的双腿,把自己的脸紧贴在他的大腿上,闭上了双眼。晓丽真的看不下去丈夫一天天脸色变得那样憔悴。
  
  晓丽知道,在丈夫面前总是那样的软弱。自己对他付出那么大的感情,却回报的那样少。有时细细想起来,有那么一点点不平衡。但还是埋怨自己对丈夫的关心不够,才导至他对她的冷漠。所以,不管是对是错,只要他高兴,顺从就是了。但晓丽万万没想到,这样对丈夫的依恋与归顺,对丈夫的盲目随从与关心,反而使金龙越来越与她疏远,越来越冷漠。金龙虽然紧闭双目,像睡着了的样子,但他,根本就没睡,只是听到晓丽走进书房之后装着睡着。对她的一切举动都很感动,但这仅仅是一种本能的同情与可怜。晓丽的忠情与关怀,也改变不了金龙对晓丽的看法。金龙很想用自己的手抚摸着晓丽的头来安慰她的心,但还是无情地装着睡着,无动于衷。
  
  一阵门铃声,使晓丽不得不离开丈夫的身边去开门,因为送奶的来了。晓丽弄好牛奶,端在手里,走进书房。但看着丈夫还是在睡意中,不忍心叫醒他。还是让丈夫多休息一会儿吧!把牛奶放在书桌上,但时间不早了,如果还不叫醒他,上班就要晚了,还是无法把他叫醒。晓丽知道丈夫一夜没睡好,清早时刚刚睡了一点。公司上班就晚去一会儿吧!在她的心里,任何事情也没有丈夫的身体重要。过了一会儿,金龙醒了。也许他真的在晓丽离开这段短短的时间里睡着了。金龙看了看表,吓了一跳。如果不马上去上班,就会迟到了。
  
  “你怎么不叫醒我呢?不知道要迟到了吗?”金龙埋怨晓丽没有叫醒,他们之间仿佛已失去了相互交流的基础。晓丽手捧着热腾腾的牛奶,呆呆地望着看都没看一眼走出家门的丈夫的背影,心被撕成碎片。突然“当啷”一声,手中的奶掉下来摔个粉碎。滚热的奶烫着了晓丽的脚,但她还是麻木地站着,不想挪开。内心的痛苦早巳麻木了肉体的创伤。晓丽觉得一切都结束了,像牛奶杯一样,摔它个粉碎,无法再重新回来。晓丽眼前一片黑暗,天在转,地也在转。晓丽终于无甘肃儿童癫痫医院力地晕倒在地……
  
  (二)
  
  晓丽知道金龙为什么想见她,也知道要说出些什么话来,自上次早晨他上班之后好几天没有回家了。甚至听说她晕倒住院金龙也没来看一眼。晓丽心里明白,他会找她谈,把事情了结!这是早晚的事。但晓丽还是尽力回避这一天,能往后延迟一点就延迟一点,哪怕是一点点……
  
  晓丽与金龙对坐在咖啡屋比较偏僻暗淡的地方,谁也不敢对视对方的眼睛,两人无意地用吸管摇晃着杯中的冰水默默无语。周围温馨的气氛一点儿也抚平不了两个人狂跳的心。那柔和的灯光好像也在酝酿着暴风雨前的闪电,不知什么时候要猛然爆发出来。两颗心在“嘣嘣嘣嘣”激烈跳动,也许是暴风雨来监之前的沉静吧!两个人好像深思什么,但脑海里一片空白。晓丽知道,平常那样傲气的丈夫既然也这样说不出话来,肯定有说不出口的话。其实晓丽也知道那是伤害她的话。金龙用失神的目光瞅了一眼晓丽,但还是面对不了晓丽的目光。他喝了一口苦咖啡,想鼓起勇气,但还是一句话也吐不出来。是的,他实在是找不出什么理由来说出自己要说的话,也实在是找不出什么充分的原因,来对她解释什么,同时也没什么借口要做自己所做的事情来伤害晓丽。金龙也知道,对面的妻子是那样的柔顺,通情达理,而且还是那么善良,是个很好的贤妻良母,金龙真的没有什么理由来抛弃晓丽,既然是这样,但金龙的心还是要飞向那远处,去寻找那个自己所为可盼的另一个女人身边去,金龙自己也无可奈何。
  
  “我……我……”
  
  “不要吞吞吐吐了,我说孩子她爸,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了人?”不知道是因为晓丽早就有思想准备还是什么原因,她很理智也特冷静。金龙无意的点点头,又使劲儿的摇摇头,真想把肯定变成否定。
  
  “我说,孩子她爸,我们到底现在缺什么?住着漂亮的房子,有聪明可爱的孩子,事业也是红红火火,别人多羡慕你知道吗?到底怎样你才能满足呢?你要把这一切的一切都毁了吗?你为什么要付出那么大的代价?那个人真的值得你这样做吗?当然我也知道以你的能力什么都可以重新开始,但我们怎么办,那么喜欢你的孩子怎么办?这几天没有你的日子她整夜睡不好觉总是找爸爸,我怎么哄也不行,再说这么小的孩子就没有父亲你舍得吗,还有你也知道我这辈子只是依赖着你,我失去了你,我该怎么活下去?我对你付出多大的感情,你考虑我的感受?我真的努力用我的全部关心来感化你的自私与专横,你应该比我还清楚。让我还要怎么样,还要付出多大?如果你需要我会继续付出一切的。就算是为了孩子!把所有的钱都给她,然后和她分手好吗?我真希望她看上的是那个‘钱’。”
  
  金龙看到晓丽悲痛欲绝的样子,虽然表面上没露出来什么,但紧锁的双眉之间可以清楚地看出内心在流泪。是的,自己还好,有工作、有事业对于男人来讲这些足够能坚强地生活下去。但晓丽怎么办呢?什么都依赖于男人生活惯了的她,一旦失去坚实的臂膀,失去了遮风挡雨的地方,这个日子她怎么过?她是没见到阳光生长在墙角阴暗处的小苗啊,能经受得了生活中的暴雨吗?金龙特别同情与可怜晓丽,金龙也努力过,努力把自己的全部感情投入到晓丽身上去来报答她对他的一片痴情。但总也做不到这一点。平常对她温柔一点,细致一点,是因为金龙的心中有了别人。总觉得愧对于晓丽而产生的可怜与同情的表现,而不是从心底深处涌出来的感情。金龙越想把全部情感投入到晓丽的身上去反而心越飞向蓝天。去寻找那白云里的神秘情感。金龙很痛苦,因为心里特别矛盾,别人羡慕都羡慕不过来的自己的一切,反而自己非要逆道而行,给自己造成烦恼与麻烦,到底为什么呢?值不值得呢?但金龙还是“执迷不悟”。


  
  “你要知道夫妻之间唯有双方共同付出,这个家才是健康的,你总是希望用你的挚诚来改变我对你的情感,给你带来‘幸福’。但你要知道,幸福不是别人硬给你的而是自己要努力去寻找,努力去品味。夫妻之间也一样,双方之间最重要的是信任,和谐,互相之间平等付出,如果不能补充和影响,一个人再努力也是危险的……”
  
  “你不要再说了,我是没文化的人,我听不懂你那大道理,你是什么意思吧,我只是想知道你是不是已下决心要和我分手了?”金龙头一次看到晓丽在他面前这样激动,是的,晓丽也是有血有肉有感情有思想的人。
  
  “你有什么要求吗?我可以把我们家里的一切都给你……房子……钱……”
  
  “我连家都没有了要房子要钱干什么?你放心我什么都不要,你既然连一堆责任,义务都不顾,我也实在是对你没信心了。我努力过,用全部的身心努力过,要为了这个‘家’,但还是失败,你真的太自私了,太可怕了。”晓丽的心像箭穿刀割一样难受,但晓丽没有哭,此时此刻不想让金龙看到自己的泪水。
  
  (三)
  
  晓丽在雨中盲目地走着,自己到底要到什么地方去?自己也不知道。些时此刻,晓丽真的想马上飞向自己的母亲怀抱里,把自己的头埋进母亲的胸前痛哭一场。但晓丽不能,不能让在病魔里挣扎着的母亲看到她这个样子,让母亲痛心绝望。是啊!母亲也没有多少好日子过了。病魔一直跟随着她,不知道哪天就会突然远离这个充满痛苦,也充满幸福的人世。如果就这样人不人身体抽搐口吐白沫翻白眼鬼不鬼的回到母亲身边,母亲会立刻死不瞑目的。晓丽知道,平常母亲最心疼的也是她。小时候学习那么好,但是为了供几个儿子读书,硬拉下来干活,在老人的脑海里女孩子用不着念太多的书,将来能嫁给好男人就行了。可是儿子一定要念好书,因为这样才能有出息。才能脱离这个农村,不种地,到城里生活。这是几代贫困农民一直盼望过来的事情。
  
  每当过年过节母亲知道,女儿一家要来,明知道不能来的太早,但还是一大早开始拄着拐杖在村口与家门口前徘徊等待着女儿一家的到来。路上见到熟人就好像谁问了似的说:“我女儿要来了”“女儿开车过来要来看我了”,沧桑的脸上隐藏不住幸福的微笑。是的,不让晓丽念书早早地拽下来干活,心里上总是觉得愧疚,但值得安慰是女儿过的很好,虽然书念的不多,但真的嫁给一个“好丈夫”,在几个姊妹当中过的最好,每次回家带给她一车东西,她都要拿出去一部分给左右邻居。炫耀起自己的女儿怎么孝顺自己,女儿过的怎样好。
  
  “喂,妈妈是你吗?我是女儿。”晓丽努力控制住自己,把话说的自然一点,此时此刻晓丽特别想听听母亲的声音。
  
  “我没事,你好吗?厂里、家里都好吗?”
  
  “很好,一切都很好,今天我买了些药寄给您,您要按时吃药啊!我应该常常过去看看您,但……”
  
  “咳,你那么忙,还来什么呀,我没事,不要担心,现在你们一个个都过的那么好,我现在死了也没什么牵挂的了,真的我现在很满足,但你还年轻,要注意身体呀,不要光顾挣钱把身体搞挎了!孩子她爸对你还好吧?他是大忙人,有时免不了忽视你,你要多让着他点。”
  
  “妈,我知道,我也不是小孩知道该怎么做。他对我很好,我这里真的一切都很好,不要担心,你千万千万多保重啊!”
  
  晓丽强压制住翻腾出来的热流,把电话挂了的瞬间“哇”的痛哭起来。晓丽走到高速公路旁,来回踱着步,不知道要南上还是要北下,上上下下的客车穿过,几次举手又几次放下拿不定主意。是啊,她到底能到哪里去呢?
  
  远处有一辆白色小车驶过来,晓丽失神的眼睛一下子发亮,但很快又失去了光芒。晓丽还以为丈夫开车来带她回去呢!但那车擦身而过消失在雨中。晓丽手里一直握着手机,急切的等待着一个人的电话,但还是一直没响起铃声。此时多么希望丈夫突然出现在眼前,领她回家,哪怕来一个电话,别让她走。但这都是虚无缥缈的幻想而已。
  
  突然晓丽那暗然失色的眼神又亮出了一道光线。她回过头来,急促地走向幼儿园,晓丽要去看孩子去。晓丽要把孩子接过来,要和她在一起。因为晓丽知道,对丈夫来说,孩子的存在,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他不能没有孩子……
  
  (四)
  
  紫罗兰,粉红,银白还有那桔黄,五彩缤纷的灯光,像柔和的女人的双手抚摸着幽雅温馨的房间里每个角落,理查德的《命运》钢琴曲,像山谷里的溪流,流进每个人的心房,感化着他们,变的更加深沉、激动、幸福、孤独、哀愁……人生的旅程里走过近三十年,梅儿第一次下了这么大决心。也是最残酷的选择。道德与情感的天秤左右摇摆着。最后还是选择了前者。但这选择对梅儿来讲是何等的艰难困苦。盼了半辈子才来到的“幸福”难道就这样抛去?
  
  梅儿,此时此刻很想见到对象小徐。投进小徐的怀抱里,用他的温柔来填补空虚的内心。是的,此时唯独小徐才能抚平梅儿满是伤痕的心。桌前的烛光摇摇摆摆着。闪了一闪,有一道希望的神光从梅儿的脑海里闪过。暗淡无光的双眼瞬间闪了一下。梅儿拿起了手机,给小徐打了电话。
  
  “喂?是你吗?”
  
  “梅儿,有事吗?”
  
  “你能不能到我这儿来一下?”


  
  “现在吗?……但我还在班上哟!”
  
  “我知道,但我还是想见到你,现在马上!”
  
  “什么事那么急,过半个小时就下班了,那时不行吗?”
  
  “不,不吗!我要现在就想见到你!”
  
  “好吧!我马上过去!”小徐和梅儿,处了这些年,从来都是小徐主动和她相约,小徐总是主动的,梅儿历来是被动者。今天是怎么了?梅儿是那样主动,而且是那么渴盼见到他。意外与不理解很是莫名其妙。是不是这些年的“忠心”使她感化,决心完全投入到他的身心上去了呢?小徐有点得意的甜滋滋的。他赶忙打出租车,直奔梅儿的身边而去……
  
  “徐,其实我也一直很喜欢你!”
  
  “梅儿,这我知道。”
  
  “对不起,这些年我一直对你不冷不热的,让你受委屈。”
  
  “没什么,只要你能完全回到我身边,这些都无所谓。”
  
  “谢谢你,谢谢你能这样对我好,我会用真心报答你的。徐,我们结婚吧!”
  
  “???……”
  
  “徐,我想了好久好久,才下了这个决心。我们都老大不小了。我们不能再这样托下去了,以前,每次你都提出这样问题时,我都回避。那时心里有一件事使我回避这个陕西哪个癫痫病医院可以依赖问题,可现在那个心病解决了。我想通了,我要和你结婚。”
  
  梅儿说这句话本以为小徐听了高兴的昏过去。这些年小徐不仅一次地肯求过。但每次都让她很婉转而礼貌的回绝过去,给他带来了不少烦恼。可意外的喜悦,并没给他带来惊喜,反而他的眼光沉浸在疑惑的影子里。
  
  “你今天怎么了?受到什么刺激吗?”小徐无法理解梅儿今天的所作所为。逼着梅儿说到底有什么事?梅儿趁这个机会把这些年她的事每一个细节都毫无保留的讲述给小徐听,包括对另一个男人的痴情。就因为这样,一直对徐不冷不热,等等。梅儿觉得既然自己下了决心,选择了小徐,那么应该把什么都要告诉他,才对得起他,但不仅一次地说明,她对那个男人的感情纯属雪一样清白,草一样青的纯真感情……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梅儿头脑有点发昏,眼前的一切都感觉到恍惚,那五彩缤纷柔和的灯光好像变成了银色魔光,把整个屋里的人都要毁掉似的,手里拿着的葡萄酒干脆吹起了瓶子来。梅儿知道,小徐没等她讲完就扔下了一句“贱”字离开了。但梅儿不知道讲给谁听,还是自言自语地随着悠悠的旋律把自己的情感都吐出来。脸在笑,心在哭,终于她忍不住趴在桌上痛哭起来……梅儿不知道自己要往何处走。何处是她的归宿。
  
  “找死啊!不想活了,他妈的……”
  
  好几个司机差点碰着在大街上晃悠的梅儿,开了车窗叫骂起来。但她还是无动于衷,它走它的路我走我的路。此时此刻真的希望有个长眼睛的车,把她带到无忧无虑的极乐世界去。
  
  梅儿无意之中来到了幼儿园,为什么来到这里她自己也不知道。手里拿着那么多的水果,小食品什么的。愣愣地站在一个教室窗外,呆立在那里。
  
  “你找谁?有什么事吗?”
  
  “哦,对不起。我找小璇,您把这些东西转给她好吗?”
  
  “可以,我让璇儿出来吗?”
  
  “好吧!不,不了,没事的!”梅儿答应之后又马上回绝了。但教室里面的孩子发现了她,赶快跑了出来。“阿姨!……”
  
  “哎,我的宝贝!”不知是多少次,梅儿不知不觉地来到幼儿园来看过孩子,自己都不知道,有一股什么力量使她经常过来亲近她!讨好她!为什么要亲近那个男人的孩子?因为那个孩子的爸爸特别喜欢这孩子的原因吗?她自己都说不出因果来。梅儿紧紧地抱着孩子,哭泣起来,梅儿千百次地幻想着就像现在一样抱着这个孩子,永远生活在一起……
  
  “阿姨怎么了?你哭了,别哭别哭……”天真的孩子并不了解大人的心事,但还是跟着哭起来,“没事,没事,阿姨见到你是高兴的……你叫我一声干妈好吗?”
  
  “干妈!……”
  
  “好孩子,我的好孩子!……”梅儿多么渴望而不可及的期盼啊!能做孩子的妈妈而不是阿姨!两人又抱在了一团,泣不成声了。“孩子,干妈要出远门了好长时间要见不到你了,你要好好学习,好好听爸爸的话,更不要伤你妈妈的心,你妈是很好的妈妈,千万不要去伤害她。要好好成长,这就是对干妈的报答,你知道了吗?”
  
  “干妈,我知道了!我会听爸爸妈妈的话做乖孩子!”
  
  “乖,我的乖乖,老师叫你了,你进去吧!”梅儿紧紧地抱了一会孩子,目送着她进教室,离开了学校。
  
  (五)
  
  金龙静坐在海边,在雨中。流进嘴里的是雨?是泪?内心是那样的苦涩,酸楚。愣愣的两眼,失神望去,蓝蓝的天,蓝蓝的大海融化成一体,紧紧地拥抱着,深深地亲吻着。一艘快艇急驶而过,看那个架势恨不得把拥抱着的蓝天和大海一下子撕开。水面上留下了一道深沟。不,在他内心深处留下了一道深深的鸿沟。金龙手拿电话呆呆地瞅了半天。心里是百感交急,激烈地跳动着。金龙不知要说什么好,他知道,“请留下来吧!”或“再见”这不同的两句话改变着几个人的命运。拿着电话的手怎么能不颤抖呢?最终他还是说了“留下”两个字。虽然有所不情愿。但他知道,这是梅儿的心愿……
  
  (六)
  
  还是那个沙滩,还是那个海鸥,整个世界又重回到了昨天的原样,那样的熟悉,那样的陌生,是甜是苦,蓝天与大海才知道。视线的尽头,蓝蓝的天,蓝蓝的海,还是那样融在一起,紧紧地拥抱,深深地亲吻。视线里的她们是那样的亲近融在一起,但现实里她们是那样残酷地遥远。一个是天,一个是地平线……海上起了微波,一层一层的细浪,丝丝的凉意逼入心脾。梅儿赤足走在沙滩上。听着海潮声,看海鸥轻吻着碧波,沉浸在悲痛与伤感之中。此时此刻她真想投入到海的怀中浮沉,把一切烦恼,把一切痛苦全部洗掉。海浪漫湿了梅儿的双腿……浪水浸透了梅儿的身心……梅儿不知要走进海里多远多深……到底哪是她的归宿,也许这无边无际的大海就是她的归宿……视线的近头,大海和蓝天紧紧的拥抱,梅儿知道那只不过是视觉而已,现实是永远融不到一起的,但哪怕是幻觉,她还是要投进那幸福的梦想里……
  
  突然有个人把梅儿抱起来托出水面,那不是金龙也不是小徐。而是晓丽。其实在幼儿园的一切,和海边的一切,晓丽都看在了眼里……

上一篇:人都是聪明的,但人往往不能控制自己的聪明

下一篇:那把暧昧的尖刀,灭掉谁的寂寞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