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人舍之 >

2019年中国悬疑小说精选读后感精选_情感文章

时间:2020-10-16来源:大陆碰撞网

  《2019年中国悬疑小说精选》是一本由华斯比 选编 / 海漄 / 何慕 / 言桄 / 方洋 / 中生礼著作,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36.00元,页数:280,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2019年中国悬疑小说精选》精选点评:

  ●拿到书后每一篇都重新读过一遍,最不安的还是觉得大家虽然都进行各种新的尝试,但依旧被扣在了经典悬疑或推理元素的壁垒之中,我自己也是如此。因此最喜欢的是《时钟不会撒谎》,因为这篇作品拥有创意,而且也很好地打磨了自己的创意,包括梗的处理和梗本身的意义,而且还因此写出了一种我喜欢的幻想风格;《十年》入围的时候我就知道肯定是获奖了,因为现代都市题材,优秀的故事和情感,以及毫不违和的推理元素,达到了我对理想中的推理小说的所有标准,虽然我觉得有些地方不够精炼,但依然不失为一篇优秀作品;“画家在密室的四面墙上画出了外面的景色,却依旧改变不了密室的本质”,本来想以此为题写长评的,后来发觉这句话本身就足以作为对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作品的评价了。至于这究竟是好还是坏,还是无关紧要,我自己也说不清楚,也就不写长评了。

  ●没读过的篇目里,青稞老师的这篇《公交,彩票与咖啡店》短小精悍,唐突推理,怪谈日常红发会,很有趣。读过的篇目里,《转世》和《鬼火之翼》的开场很像,同样有浓烈的本格气息,带来的感觉却不太相同。同样是寒,《鬼火之翼》里是对人、动机的设计感到的寒意。而《转世》真的是那种没由来的,妖异的恶寒……《十年》故事娓娓道来,我倒没觉得有什么拖沓,不如说是正好——不好增加篇幅,也不好删减。关于想要表达的地方那天也和豆包老师聊了一会,很受触动。这作看起来好像是偏向社会派的直指人心的作品,但是其实在诡计的设计上也非常本格,我很喜欢。其余有些偏悬疑的篇目,也就不一一点评了。

  ●时钟和鬼火很好

  ●一本汇集了可能是国推希望(?)的合集。最喜欢豆包老师的《十年》,社会敏感度很高的话题,细节铺垫都很好,文笔也很戳心;青稞这篇《公交,彩票与咖啡店》是真·脑洞大如天,也是真·迷惑行为大赏;《转世》就是种形容不出的诡异感;《鬼火之翼》,逻辑流作品,诡计分析还可以。

  ●今年实在太难了!几经波折,年选终于搞定了!这次重点推荐豆包、凌小灵、中生礼、柳荐棉几位新人的作品,《时钟不会撒谎》《转世》《鬼火之翼》是第二届“连城杯”全国高校推理小说征文大赛获奖作品,《十年》是第二届“华斯比推理小说奖”获奖作品。由于涉及敏感的社会话题(出版社语),另外两篇华斯比奖获奖作品被临时撤掉了!太可惜了!我还是争取找其他渠道刊发,尽早与读者见面把!

  ●《非关正义》《远岛方舟》《密室逃脱》几篇之前已经看过了,这次重看,依然喜欢。《异灾》对于雍正无头之谜及血滴子的解释颇有倪匡卫斯理的风范;跳脱传统推理的《时钟不会撒谎》、社会派杰作《十年》《红字连载事件》、逻辑流的《鬼火之翼》《转世》;脑洞大开的《公交,彩票与咖啡店》。

  ●一年一度真是不容易,为还在坚持写作的作者们,也为还在坚持做年选的华斯比。

  ●top1:十年 诡计和社情相得益彰,结局微微有些着急 top2:时钟不会说谎 意外而温情的结尾,缺点在于日轻感过于浓郁 top3:密室逃脱 逻辑流佳作

  ●日常之谜、怪谈与我们无处安放的罪念、公交,彩票与咖啡店非常差

  ●同上

  《2019年中国悬疑小说精选》读后感(一):自在闲适的创作者们

  有剧透。

  首先贴一下当时对连城杯的三篇作品的评价。

  《转世》——转世之谜与孩童被杀之谜,两者的联系非常漂亮,每一重都有好几种解释法,真相也令人感到信服。唯一问题在于杀人方式,以描述的方式很难保证“用力插入”——以云霄飞车杀人事件为对比。文字舒服,故事内容稍微有些薄弱,但相对完整。

  《鬼火之翼》——本作的结构与猫的牺牲类似,通过鬼火传说联系到案件身上,并以异想天开的方式同时解决两个问题。本作容易让人想到《北方夕鹤2/3杀人事件》,同样是向上飞起与神秘物目击。不过无人机在当下仍然较为新颖,算是一个有趣的切入点。文字与叙述流畅准确,几个反转设置得也比较精彩。

  《时钟不会撒谎》——精彩绝伦,建议首奖

  然后是豆包老师的《十年》,我当时甚至等不及看完,就想给作者本人弹窗“你这篇拿奖真的是应该的”。它不是习作。没有一些因个人喜好而冒犯到读者的片段,也没有突兀的,与作品本身关联不大的点子,从选题到书写,我能感受到的只有成熟。

  必须承认我在那之前根本无法想象,《十年》和《糖……》会是同一个人创作出来的作品。但既然亲眼看到了,区区掌声根本就不在话下——那是它应得的赞美。

  这本精选集里有一些是我非常熟悉的作者,受限于时间精力,我和他们并没有太多交流,但他们的作品,能借来看的,要来试读的,也都认真看完了。这本书的介绍中提及的“新势力”作者们,普遍有着多变的文风和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柳荐棉老师走逻辑流的难处是相当大的,每一篇都要推倒过去所有经验重头来过;中生礼老师的三篇作品几乎可以说是三个风格;凌小灵老师的创作欲望正值顶峰,几乎每一个月都会用新作带给读者新奇的感受;更不用说豆包老师前后转变之大,几乎都要吓到我了。

  如果想要继续下去,也许风格总会定型,从而培养出一部分读者群。但这恐怕并不是现在需要考虑的问题。作为读者我希望看到更多让人眼前一亮的作品,作为朋友,我则希望他们能够自由自在地挥笔,去探索困住其他人脚步的边界之外的那个世界。

  2020年,一切都刚刚开始。衷心祝福他们依然会是自在闲适的创作者们。

  《2019年中国悬疑小说精选》读后感(二):看似盛开,实则凋零。

  本篇书评有轻微剧透,介意者请撤离!!!

  《异灾》

  这篇算是纯悬疑作品吧(还有点科幻?),结局让我联想到周浩晖老师的《凶画》,在非常正统的谜面下,真相却是那么地超现实,但毕竟是短篇,这个故事对得起这个篇幅了,加之作者也完全可以自圆其说,癫痫病的手术治疗就不挑刺了。但还是希望公平性强一些,能让读者也试着猜一下真相,不然只是看着作者一个人的独角戏,实在有点无趣。

  《非关正义》

  这篇作品看得挺难受,因为太真实了,动机也很真实,但文笔再严肃一些,或许能达到更好的效果吧(如“吐槽”这种词汇,个人觉得还是不用为好)。

  《远岛方舟》

  很受触动,很喜欢这篇作品想表达的东西。

  《红字连载事件》

  吸引力十足,警方对留言是“连载作品”的猜测是个亮点,但收尾略显匆促了,在公平性上也略有不足……以至于读着读着就放弃了思考,但总体来讲是一篇不错的作品。

  《公交,彩票与咖啡店》

  这一篇就像水一般平淡,谈不上喜欢,但也不至于讨厌,但当“抢银行”几个字跳出来时,我是真的懵了,对银行有点了解的人都知道抢银行是多么不现实的事情,一旦这种情节出来了,却又没有周密的计划,那架空的感觉一下子就清晰起来了——会让读者觉得:哦,差点忘了这是小说,随便吧。而且我想说……主人公那临危不惧的冷酷性格确实有一点酷,可有什么意义呢?他的每句话都在展示着“我运筹帷幄”,这样会导致读者过于期待他会在最后露两手,结果却???而且这种性格设定太容易破坏气氛了,看他和恶人轻松地谈条件时,我不仅没有感到紧张,甚至还有点想笑……抱歉,青稞老师可以锤爆我了。

  《时钟不会撒谎》

  或许是个人问题,一旦涉及到时刻,就会令我头疼得放弃思考,但好在最后的真相超级有创意,有趣到不需要思考也能乐在其中,是很轻松的阅读体验。

  主要想说说伪解答——伪解答虽然用“妄想”来把一切圆得非常漂亮,挑不出毛病,但或许因为伪解看过太多了,它并不能很深地触动我,甚至根据情节发展和页数我都能隐隐猜出这不是真解——这不怪作者,这是所有作品都无法避免的问题,所以我一直在思考:怎样才能让读者坚信每个伪解都是真解,从而让伪解被击破时产生的巨大震撼直冲心头呢?或许这是个值得一直思考下去的问题吧。

  《转世》

  虽然这一类诡计不算特别新鲜(没记错的话鸡丁老师有一篇和这个诡计很像),但好在利用得很好,震撼度不低。

  《鬼火之翼》

  这篇作品和《猫的牺牲》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没有短板,但也都没有闪耀之处,伪解、诡计、情感都离“哇,好厉害”差了一点点,但也说不上怎么改合适。中国推理需要的是怎样的作品呢?我不知道,但这样有些偏“公式化”的作品我个人并不是特别看好,它很规矩,很平稳,不会被骂,也不会被人过分夸耀——但这样就可以了吗?我不觉得,我始终坚信只有用瞬间的震撼抓住读者才是推理的最终目的,哪怕抛弃公平、人物、情节这一切都在所不惜,所以我投的那篇作品是一篇非常崩坏的密室,甚至有些地方的逻辑都无法自圆其说,自然有落选的心理准备,但我想写别人没写过的、新的东西,哪怕是错误的尝试,得不到认可也没关系,大不了改成八嘎推理(喂)。《鬼火之翼》这篇作品给我最深的就是那无法挑出毛病的、非常静谧的朴实感,但在推理小说里,爆炸的震撼感是否更为重要呢?当然华斯比老师一定也会为了妥协而排除掉不少“富有特色”但具有“风险”的作品,这是非常能理解的,毕竟作品面对的不是推理这个小圈子。其实也并没有说这两篇作品不够好,能写得“稳”也并不容易,想必假以时日,柳荐棉老师一定能写出更优秀的作品吧。

  《十年》

  这是一篇可以让人在短短几页就进入到故事之中的作品,且重点并不在推理,我想应该算社会派吧,主角的心理活动、网络中的一些冲突也很现实,如果要说缺点的话,个人觉得前期多少还是有点儿拖沓了。

  《密室逃脱》

  光是交代设定就用去了一定篇幅,读起来有些费力,想来想去,或许是因为所有人说的话都没有特色导致的吧,也可能是其他原因,反正我不是很喜欢这篇……

  再小小抱怨一下年选本身吧,纸张质量实在不敢恭维,哪怕小心翼翼地翻动,封面还是起了褶皱,品相直接降三成,冥冥之中感觉是不是年选系列也在走下坡路呢?祝越做越好之类的话似乎已经不现实了,那索性就不说了。

  近几年,中国推理看似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出现了不少奖项、每年年选中又有各类精彩的作品,看似五彩斑斓,但其实如何大家都心里都有数,这话说出来太得罪人了,要说也轮不到我说,但它的凋零确实是无法避免的,这也不能怪谁,谁都没错。

  但我还是希望,它能凋零得慢一些。

  毕竟,还有那么多爱它的人在守护它、灌溉它。

  好了,这篇书评几乎把所有老师都得罪了一个遍……跑路了先。

  《2019年中国悬疑小说精选》读后感(三):卡壳的秒针

  我想那大概是所有人都有过的经历吧。突然地抬起头,看见墙上的挂钟,秒针在那个瞬间好像停滞了一秒以上。

  在前年的深秋某日,我蓦地抬起头,看见了卡壳的秒针。我已经不止一次看见秒针停止。这样的沉顿已经两年,糟糕的选择总是迎来糟糕的结局,混沌的未来见不得一寸光芒。说起来矫情,但是确实是只能在挣扎中百无聊赖地享受着脆弱的日常生活。

  那一天,友人B发我一份文档,告知我是他某课程作业的剧本,希望我读完后能够给予一些建议。作业的主题是“时间”,友人B的本子讲述了一个穿越时空的故事,剧情毫无新意,简直是《回到未来》的翻版。我看下来,这个本子再俗套不过。于是我说,太差了。友人B好像早就知道我会这么说,就像是看见了落在陷阱里的猎物一样,说道:“那你给我写一个吧。”

  兴许是想不到拒绝的理由,也可能是在说出“太差了”的那一刻,已经决定想出一个有趣的点子了吧。

  这个点子源于由汤浅政明监督,改编自森见登美彦老师《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的同名动画电影。最初的构思是“三个时间流逝不同的人”。在这个构思的基础上反复斟酌,将点子重构、丰满、合理之后,一篇名为《钟表不会撒谎》的幻想剧本被完成。此篇基本上和《时钟不会撒谎》中,学长所作的同名谜题小说相同。本是胡闹的心态写,作为纯粹的幻想作品,但是在作品的结尾,我思索着如何向观众呈现我想表达的世界观。

  兴趣使然,索性加上了我个人的趣味。即用侦探的口吻,揭晓整个世界的真相。

<西安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p>  剧本发给了友人B。此后该剧本被另一位友人得到,他读到结尾的时候带着戏谑的口吻说:“怎么到最后变成了推理作品啊!”

  遗憾的是,几经周折,友人B一直没能将这个本子拍成小短剧。也许是因为他本就对拍摄电影这种事无甚兴趣,又也许,是他不喜欢我的本子。我一直在等待着他的回复,却迟迟未能等到。无奈之下,我主动地向他说道:“如果你不用这个本子的话,就还给我吧。”他同意了。我向他确认本子是否被其他人读到过,他说没有。我半恼地说:“我和你说哦,这篇改成推理小说的话,是能得奖的作品。”

  一语成谶。

  要说我向友人B讨回我的《钟表不会撒谎》没有私心,那是谎言。但是《钟表不会撒谎》确实不够格能够得到任何荣誉。

  我对《钟表不会撒谎》进行扩充、包装。大概历时一个月,完稿后的作品,和现在的《时钟不会撒谎》骨架基本相同。包装亦是加上了个人的糟糕趣味,我想用这部作品开启一个名为《妄想推理社》的系列。此时,我还未在任何平台上发表推理小说。

  《钟表不会撒谎》和我在此前一个月所作的《电梯停留在○○层》一同投到了《推理世界》的邮箱。(投稿的时候还没停纸刊)

  年后,有幸得到了编辑的意见。编辑对《钟表不会撒谎》的评价,和《电梯停留在○○层》的评价类似。都是“太扯了”。好在《电梯停留在○○层》含有较为抓眼的悬疑要素,幸运地作为我的短篇出道作被刊登于《推理周刊》的电子版。

  《钟表不会撒谎》却一度尘封在我电脑的硬盘里。

  决定从头到尾颠覆式地改稿,大概是连城杯截稿将近的时候。我的目标是“最佳诡计奖”或者“最佳创意奖”。决定到实行,耽搁了许久,我并不是腐毫慢笔之人,把修改的骨架搭好,所需要的大概是一个周末的时间。但就是那一个周末,一直没能空出。

  一边消耗无意义的时间,脑子里不时地有其他的点子冒出来,但因为要改稿,我只能暂时地把这些想法压下去。我想,和所有拖延者类似,手头上的工作永远都没有吸引力,反而会像触发了某个开关一样,无意义的其他点子会一个接着一个冒出来。构思如何改稿的那些天里,我的脑子里想出的故事,比任何时候都要多。

  就算如此,在此期间里,我一直没有想过要重新写一篇。

  期间,我曾不止一次发问——为什么一定要对《钟表不会撒谎》这样执着呢?在不断投稿的过程中,每当稿件石沉大海或是被“遗憾退稿”后,作为一个创作者,不是应该立马爬起来开启新的篇章吗,执着于过去的劣作,期待着“过去”能够为我诞生新的“未来”,而不用“现在”去创造“未来”懒惰之徒,大概是不配得到任何的成就的吧。

  不过是,一直、一直,活在,停止的过去里。

  就像我那一直停止的两年,我一点都不想前进的那两年,我留恋过往的那两年。

  抬起头的瞬间看见时钟的秒针好像停止了。那是大脑的错觉。人在转移视线的瞬间所看见是模糊不清的影像,若大脑意识到“模糊”,那么人就会感到眩晕。所以大脑会选择欺骗,用视线转移后,所看见的第一个影像来弥补此前“模糊”的影像。所以,那段模糊不清的时间,就是秒针停止的时间。

  秒针,不过是在伪装卡壳。

  停止不过是伪装,时间其实是在流动的。

  我看见伪装卡壳的秒针往前走了一步的那刻,好像意味着我的停止随之终结。我是意识到了,自己究竟想说些什么,学长究竟想说些什么。于是“妄想”开始了,《时钟不会撒谎》完稿。我本以为的大工程,实际上并没想象中那么费工夫,水到渠成而已。

  非常有幸能够被连城杯的各位评审喜欢,对于能够得到“最佳创意奖”我倒不是很意外,因为作品确实有些胡来。但能够和《转世》同列摘得首奖,我除了感激与惊喜之外,再无他言。

  感谢华斯比老师,垂青拙作,让其能够登于正式出版物,有幸让更多的读者阅读。

  《妄想推理社》是一个系列。社员三人的故事大概是刚刚开了个头而已。《时钟不会撒谎》里蕴藏的姐姐的过往,也将会是一段轶事。希望有机会能够让大家看到更加完整的《时钟不会撒谎》,一个更加完整的《妄想推理社》。

  这些推理,都不会再停留在妄想。

  今天,我又突然地回头,模糊的视线落到了过去的自己身上。看见了停滞的自己。当然,时间没有停,停止不过是大脑的错觉。

  时间推着秒针往前走,也推着所有人一起前进。

  中生礼

  于二〇二〇年一月一日凌晨

  《2019年中国悬疑小说精选》读后感(四):《转世》中的常识性错误,兼论诡计可行性与科学规律

  《转世》是一篇很好的推理短篇。但其中出现了用初中物理中的“惯性”就可以解释的常识性错误。尽管瑕不掩瑜,但这一点笔者认为是不可以接受的。由此出发,讨论“可行性”与“科学”的问题。兼与@万圣魔女凌小灵 @连城杯推理大赛 @書衣偵探華斯比 讨论

  摘要:《转世》是一篇很好的推理短篇。但其中出现了用初中物理中的“惯性”就可以解释的常识性错误。尽管瑕不掩瑜,但这一点笔者认为是不可以接受的。关于“可行性”与“科学规律”的问题,笔者持有如下态度:1、与科学规律违背,是完全可以接受的;2、最好不要出现和高中知识矛盾的错误,不要出现和初中知识矛盾的错误;3、如果一项科学规律作为“炫学”的一部分或者作为推理所需要的知识,那么该科学规律不应该出现任何错误;4、设定系、scifi 推理,最好自圆其说。特此写此评论与作者凌小灵、评委连城杯、编辑华斯比 讨论商榷。

  说明:本文从凌小灵《转世》中出现的经典物理问题出发,讨论诡计可行性与科学规律的问题。会部分泄底凌小灵的《转世》。另外使用名侦探柯南中的三集作为例子。(主要是因为泄底柯南日常比用小说中的例子代价小太多了,并不是笔者和手冢翔太一样只看柯南)

  凌小灵在《转世》中,描绘了这样的不可能犯罪:母亲薛筱开车(中国的左舵车)、父亲在副驾驶、父母的一个朋友在后边右边、读小学的儿子填佳伟在后边左边。汽车经过隧道的时候,儿子死在了车上,凶器是一把小刀、深深地纵向刺入了儿子的胸部。

  作者给出了如下的解答,以下为作者原文:

  笔者的重点在于这一句话

  清远市治癫痫病去哪好这一句话,犯了常识性错误。用初中物理的知识便可以解释。因此对这个错误,笔者认为不可接受。

  死者田佳伟在运动的汽车上,凶器水果刀在凶手脱手前也在运动的汽车上。凶器水果刀脱手后,由于惯性,会继续向前运动,短时间内的速度变化很小,不会突然静止、造成“以车子行驶的速度刺进后排的田佳伟的胸口”的情况。

  以上的解释是知道“惯性”,就可以说清楚的。这一段可以用稍复杂一点点的相对运动来解释。(我已经忘了相对运动初中学过没有了)加入一点点定量分析。

  凶手放手之前,死者和凶器都处于行驶的汽车上,两者是相对静止的。以汽车为参考系,两者均静止;以大地为参考系,两者的速度均为汽车行驶的速度。水果刀脱手的瞬间,也是和死者相对静止、相对与大地的速度和汽车相同

  凶手放手后,即使水果刀要下落30厘米(成年人从锁骨到肋骨也就30厘米了),也只需要0.24秒(g=9.8)。如果水果刀以车子行驶的速度刺进后排的田佳伟的胸口,那么水果刀就需要在0.24秒之内,从“相对于大地,速度和汽车相同”,变为“相对于大地静止”。空气阻力造成的加速度没有这么大。因此,“以车子行驶的速度刺进后排的田佳伟的胸口”是不可能的

  很简单,让母亲伸手向后捅就可以了。

  这就不会造成常识性错误,对小说也没有什么额外的影响了。

  推理小说中的诡计,绝大多数都是不可行的。这一点基本上是大家的共识。推理小说本身,可以认为是作者和读者之间的一场思维游戏而已,没必要处处认真。笔者对于推理小说的“不符合现实”之处,绝大部分都是可以接受的,西泽保彦的脑洞流,笔者也读得津津有味。《转世》此文中,很多不切实际之处,笔者都是认为可以接受的,而且其中一部分也是非常巧妙、写得非常好的。

  以上内容,都是笔者认为不可行,但完全可以接受的。当然,其中可能有些问题,是因为我缺乏法医学知识而造成的误解。也希望作者作为法医学专业的人,可以不吝赐教。

  正如第二部分开篇所言,推理小说,更多地是思维游戏,“可行性”并不重要。以机械诡计见长的青稞在怪异电台上也说过,他的诡计,只有一个是他实验过的、也是唯一可能有可行性的。但是推理小说依然追求“读起来感觉可行”的效果,否则完全可以异想天开了。当然如果一篇小说在其他地方特别出彩,完全不顾可行性也是可以的。

  接下来,本文会论述笔者对于可行性与科学规律的进一步看法(其中会泄底三集柯南),与诸位交流学习。

  典型的例子的名侦探柯南第一集《云霄飞车杀人事件》,即使是体操运动员,就真的可以在高速运动的云霄飞车上杀人吗?恐怕不尽然。但73老贼的这个故事是完全可以接受的,也成为了经典之作。

  笔者认为这样的代表作为东野圭吾的“汤川学”系列。汤川学系列中涉及了很多物理规律,其中多数是大家所陌生的,可行性也不那么强。但给读者的阅读感觉很好,也非常符合汤川学的人设。可以认为非常出色

  炫学知识有了硬伤,那可太打脸了。而推理所需要的知识出错,也很不应该。(这里先不讨论“公平性”的问题)但运用科学知识、炫学知识的作品,一般来说作者处理得都比较好(比如说陆秋槎经常用的遗传学知识、文献学知识)(大概也是因为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吧)。以柯南为例,《毒与恨的设计》中的crazy diamond 就非常经典。

  比如说《转生》中的这个错误。当然再次重申,这个错误瑕不掩瑜,也特别好改。我也因此很奇怪为什么组委会、华斯比都没有发现。这里就再说一个柯南的硬伤,《嫌疑人是京极真》,其中的手法为

  具体分析可以看这个回答,笔者也在此感谢这个知乎答主提供的例子。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63675470

  设定系最好自圆其说。

  《2019年中国悬疑小说精选》读后感(五):日常之谜、怪谈与我们无处安放的罪念——《2019年中国悬疑小说精选》序

  近年来,从日本推理小说界吹来一股清爽的“日常之风”,米泽穗信的“冰菓”系列和“小市民”系列、三上延的“古书堂事件手帖”系列、相泽沙呼的“废墟中的少女侦探”系列,以及青崎有吾的《风之丘五十元硬币之谜》等“日常之谜”作品相继被翻译引进到中国。

  日常之谜,也称“日常推理”。藤本纪子和EZ Japan编辑部编纂的《日本悬疑物语100谈》一书对“日常之谜”有如下定义:这类作品写的不是杀人事件等涉及法律的犯罪,而是针对在日常生活中偶然看见的怪奇现象,去寻找其理由和真相的作品。

  日本推理作家岛田庄司曾说:“杀人事件并非百分之百必要的(当然,有也可以)。和杀人共存的谜题,对读者来说冲击性一定非常高,因此也最能让看书的人感受到魅力,但如果能写出没有杀人事件却仍然不输给有杀人事件的作品的话,那这本小说就可说是非常新颖了。”

  反观华文推理界,此前只有林斯谚、鸡丁(孙沁文)等寥寥数人系统创作过此类作品,例如:林斯谚的长篇日常推理《尼罗河魅影》和短篇集《小熊逃走中:侦探林若平的苦恼》,以及鸡丁即将出版的“前台小姐”系列单行本《写字楼的奇想日志》(99读书人“黑猫文库”作品之一)。另外,笔者选编的《给孩子的推理故事》也是以“无犯罪推理”和“日常之谜”为切入点,堪称华语世界首部“日常之谜”推理小说精选集。

  在如今相对严苛的出版环境下,“日常之谜”作品可以摆脱“谋杀”“犯罪”等负面标签,以传播正能量的姿态成为一种受众更加广泛的推理(解谜)读物。本次年选中就收录了多篇“日常之谜”,或是以“日常”为开端而后脑洞大开的作品。

  中生礼的《时钟不会撒谎》是一篇颇具《冰菓》风格的校园推理,小说以校园推理社团活动中的一篇推理“谜题”为核心展开故事,弥散着童话般的气息,充满了个人趣味——青春的迷惘、对推理的偏执的爱,以及对他人的关怀。

  言桄的《远岛方舟》选自《给孩子的推理故事》,以惆怅的笔调讲述了17年前去僻远海岛支教的两名大学生遭遇“船只不可能消失”谜团的故事,全篇充斥着悬疑的气氛,结尾的真相更是让人唏嘘不已。

  此外,还有一种“日常之谜”类型与以上两篇有所不同,所要探究的并非制造谜团的人的身份(Who)及其江西看癫痫病的医院哪个好手法(How),而是要推测出其种种怪异行为背后所隐藏的动机(Why),即:为什么要这样做?

  这种“为什么”类型的日常之谜,可以说是最接近“日常之谜”本质的推理小说。因为在日常生活中,我们身边经常会发生一些看似极其不合理的小事,但事出必有因,在其背后肯定隐藏了我们不了解的合理动机。很多时候,由于好奇心的驱使,我们很想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在“日常之谜”流派的开创者北村薰的“圆紫大师与我”系列中,就有一篇题为《砂糖大战》(收录于《空中飞马》)的短篇,被很多读者视为“为什么”类型的代表——为什么咖啡馆里的三个女生一直不断重复着“加砂糖、喝一小口红茶”的动作?这样不会觉得太甜吗?

  虽然“日常之谜”越来越受读者的欢迎和喜爱,但不得不承认“犯罪”和“谋杀”依然是悬疑推理小说绕不开的话题。

  存在于“日常”中的谜团,即使表象谜团不涉及犯罪事件,故事本身却仍可能牵扯到犯罪,或涉及的犯罪比较轻微(例如偷窃)。收录于柯南•道尔(Arthur Conan Doyle,1859~1930)《歇洛克·福尔摩斯的冒险》(Adventures of Sherlock Holmes)中的《红发会》(The Red-Headed League)就是此类的代表。

  通过“日常”中一件或几件不起眼的“小事”,发散思维,运用逻辑层层推理(有时候甚至可以是“突然推理”),最后推导出某件“犯罪”事件的存在,给人恍然大悟之感。在青稞的《公交,彩票与咖啡店》中,主角就通过“公交车灵异传说”“咖啡店饮料难喝”“店员遗失中奖彩票”等几件小事,发现了隐藏在表象背后的可怕真相。

  更为经典的是哈里·凯莫曼(Harry Kemelman,1908~1996)的发散性日常推理短篇《步行九英里》(The Nine Mile Walk),“安乐椅侦探”尼克·威尔特仅从短短的一句“步行九英里并非易事,尤其在雨中”就推论出一件杀人案的真相。

  “日常”中另有一种引人兴趣的事物,即是都市传说和怪谈。正因为此类内容贴近现实生活,在某些方面具有一定的真实性,才使得其真假难辨。

  青稞在《公交,彩票与咖啡店》开篇就用了“北京330路公交车灵异事件”作为素材,而凌小灵的《转世》、柳荐棉的《鬼火之翼》则分别将“前世记忆觉醒”和“可以飞天的鬼火”作为“怪谈”元素引入到推理文本之中,并与现实中的案件紧密结合,起到了很好的“恐怖”效果。

  “想把故事说得像那么回事,就得在玄乎的架构上包一层名为‘日常’的外衣,就好比许多恐怖小说里的关键道具是生活里常见的,镜子、电梯、厕所,这些东西你没法回避,看见它们你就想起小说。”悬疑作家那多曾在创作手记《幽灵旗的真相》中如是说。

  的确,将“日常”中离不开或总会用到的物件设置为恐怖元素,往往能够让人不寒而栗。香港著名科幻作家倪匡“卫斯理”系列中的名作《大厦》就是一个典型。大厦中“不停上升的电梯”,似乎永无止境……让很多读者在看完书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害怕乘电梯。

  海漄的《血灾》也是一篇颇具“卫斯理”系列和“那多手记”系列风格的小说,将志怪、历史、科幻等多种元素融入现实的“拔头案”之中,可谓脑洞大开。

  在悬疑推理小说流派和类型日渐细化的今天,反映并批判社会现实、讨论社会议题的文学或影视作品层出不穷。网络暴力、校园霸凌等热门话题渐成当下社会新闻的常客,一些悬疑推理作家也很自然地将这些话题作为构建小说文本的材料,并以此做出反思。例如:香港推理作家陈浩基的长篇推理《网内人》和青稞的长篇校园推理《死愿塔》。

  本次年选中也适时地收录了几篇具有“社会派”思考的作品。

  豆包的中篇小说《十年》仿佛一部电影,将一个因冤狱而错过十年青春年华的男人出狱后艰难融入新时代的困顿描摹得淋漓尽致。当下的现实与梦境中的过往交织在一起,不停拷问着一颗疲累的心,直到他鼓足勇气,想要向中学时代构陷自己的补习班老师展开复仇——只为还原十年前那场强奸案的真相,也还自己当年心爱的女孩一个清白,以及,救赎自己……小说叙事不徐不疾,伏笔铺设不着痕迹,直到最后结尾处,以复仇设局和法庭推理迎来逆转,迎来希望的曙光!

  永远错失的青春,以及出狱后无处安放的恨意,让一个年轻的生命深陷复仇的泥沼,慢慢沉沦、凋零……

  很多时候,面对他人的辜负,面对权势的欺压和社会的不公,面对“程序正义”的缺席,恨意会逐渐转化成罪念与杀意,让人走上暴力犯罪的道路,一如雷钧《杀人密室逃脱》、何慕《非关正义》和方洋《红字连载杀手》中的杀人凶手。

  于是,作为“实体正义”的私刑便取代了法律的审判。

  悬疑作家雷米也曾在《心理罪:城市之光》中拷问:“在法律之外,杀人是不是唯一实现公平和正义的办法?”

  正如约翰·罗尔斯(John Bordley Rawls,1921~2002)在《正义论》(A Theory of Justice)中阐述的那样:“我们之所以能够忍受一种不正义,唯一的正当理由是需要用它来避免另一种更大的不正义”。

  所以,雷米才会回答——“以暴制暴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信仰暴力,只会带来更惨烈的暴行。”

  当公平与正义缺席,我们要如何度过那难明的长夜,如何与滋长的恨意和无处安放的罪念斗争?

  在当下,这非常值得现实中的受害者与有良知的悬疑推理作家们深思!

  2019年12月1日夜于吉林铭古轩

  凌小灵 《转世》:

  比较惊喜的一篇作品,以“转世”为噱头,双线叙事,故事悬念很好。汽车密室诡计和将童年做游戏时的习惯设计进诡计很有意思。

  不过这个“前世记忆觉醒”的梗,很容易让我想起卫斯理的一个短篇:《湖水》。所以,原创度上可能要稍稍减分了。

  柳荐棉《鬼火之翼》:

  依然是作者喜欢的逻辑流,看似完全无关的两个案子,最后合二为一。以“都市怪谈”开篇,运用逻辑推理给出合理的解答。文笔出众,人物也有特色。这些都很不错。所以,在六篇作品中,我觉得这一篇是各方面都很均衡的一篇。

  但相对地,也可能是个人特色最不突出的一篇了。

上一篇:唐代轶事:歌妓一首凉州词 力压两大唐朝文豪_句子

下一篇:《生命暗章》读后感10篇_经典文章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